推荐城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南京 杭州 武汉 广州 深圳 重庆 成都 更多>>
  • 广告牌把4人砸进医院 女生上不了学民工找不了工

  • 日期:2009-03-26 12:10:52

  两位受伤的女生

  浙江在线02月16日讯 小姜和小屠在报亭前买了份报纸,正准备去边上的公交车站坐49路回学校。就在两人一转身的刹那,一快巨大的广告牌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到了她俩身上,顿时眼前发黑,头部一阵巨痛,小屠晕了过去……

  昨天,杭州环城东路7号,杭州铁路贸易有限公司招待所的广告牌意外坠落,砸伤了路过的4名行人,原本去上学、打工的他们都进了医院。

  广告牌坠落砸伤4人

  昨天上午10点半,记者赶到事发地,杭州环城东路7号,杭州铁路贸易有限公司招待所,受伤的4人已经被送往浙医二院治疗。

  掉下来的广告牌长约3。5米、宽约1。2米左右,招待所门前的地面上残留着伤者的血迹。

  随后,记者通过招待所的监控,目睹了事情发生的整个经过:上午10点08分,木制的广告牌重重地砸下,木架子散落一地,恰巧经过的两男两女被砸伤。

  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负责人不在,已经陪伤者去了医院。

  行人陈益飞也目睹了事发经过,“当时声音很大,我吓了一跳,他们流了好多血,有两个女生,年纪很小,招待所还有附近的店家,都拿毛巾给他们止血。”

  两女生上午要回校报到

  昨天上午8点,小姜的父母送女儿上火车,回杭州上学。两个小时后,接到女儿的电话,原以为是女儿打电话报平安,但电话里却传来女儿的哭声,才得知女儿被广告牌子砸伤头部。

  小姜的父母急着打的从上虞赶来杭州。小姜的同学小屠的父母也正从上海火速赶来。

  今年21岁的上虞女生小姜和小屠,是杭州万向职业技术学校大一的学生。

  9点半多,小姜和小屠在城站火车站下车,准备坐49路公交车回学校。等车时,两女生在公交车站边上的报亭买了份报纸,准备去坐车。

  两个女生拖着行李,说笑着离开报亭。

  “轰”一声巨响,招待所的广告牌从天而降,砸伤了两人。

  在医院,记者见到了小姜和小屠,两人头上缠了几层纱布,小姜回忆飞来横祸时,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被砸中的时候,昏了过去。”小屠说。

  小姜的父母在朋友的陪同下赶到了医院,看着受伤的女儿,很心疼,“一共缝了4针,本来是来学校报到,才分开两个小时,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工作未找到却进了医院

  57岁的周民祥躺在脑外科的病床上,他和老乡的行李扔在浙医二院外面的花坛上,堆了满满一地。

  周民祥是安徽砀山人,前天和其他5个老乡,坐了11个小时的火车来到杭州找工。

  昨天上午9点多,周民祥和老乡下火车后准备乘525路公交车,但没想到,经过招待所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他被广告牌砸中。

  周民祥的老乡陈俊回忆:“当时就听到很大的响声,一看,一大块广告牌砸了下来,周民祥跌倒在地,头上流了很多血,我一下子都还没反应过来。”

  记者从老乡口中了解到,周民祥长年在外打工,家里有3个孩子,靠他一个人打工养家糊口,刚过完年他们就急着回杭找工作,但还没有联系好工地,周民祥受伤的事还没敢告诉家人。

  一张沾着鲜血的火车票

  彭邦林的火车票沾着血,手机和衣服上也都是血。他的伤势最重,缝了10针,依旧在急诊室抢救。

  今年37岁的彭邦林,河南桑城人,和妻子胡忠平在杭州打工。昨天一早来杭州城站火车站买了一张下午4点49分去青田的火车票,打算去拿回原先在那里打工落下的行李。

  胡忠平的双眼哭得红肿。

  昨天上午11点多,彭邦林的老乡陈某接到医院电话,才和胡忠平赶到医院,一到医院,看到浑身是血的丈夫,差点晕过去。

  胡忠平的心里很不安,整个家都靠丈夫彭邦林一人撑着,家里还有两个儿子,一个15岁,一个才5岁,这万一……想到此,她忍不住哭出声来,“家里的开销,孩子读书都需要钱……”

  随后,记者在浙医二院见到了杭州铁路贸易有限公司的有关人员,他说,招待所的老板已经离开医院了,伤者的医药费也已经交了,这件事情招待所会负责到底。说完,便匆匆离开了医院。

  随后,记者多次拨打招待所老板李清泉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为什么频频有广告牌砸伤人的事件发生?

  广告牌成了“户外杀手”,要纠正它的脆弱性,除了相关部门要加强管理、定期检查之外,施工部门也应该在施工过程中严把质量关,注重广告牌的日常维护和加固。

标签:民工



举报投诉方式:电话:0592-5393020 邮箱:tousu@yisanwu.com QQ与微信同步:49461802,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给文章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