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城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南京 杭州 武汉 广州 深圳 重庆 成都 更多>>
  • 关注农民工:换一种活法

  • 日期:2009-03-26 12:26:05

  主持人: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估计大多数回家的人已经到家了,一年又一年,连我们自己都不得不感慨,在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就像候鸟一样,不停地这样一年一次向着家的方向飞,而今年的回家路,虽然没有雨雪冰冻灾情,但恐怕依然很难,别的不说,你只要看看2亿多的农民工,想像一下他们回家后的生计,就会让人心情复杂。本周,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再次提醒大家,2009年可能是新世纪以来最困难的一年,比2008年估计更难,而面对国家的艰难形势,受到影响最大的、面对危机最无力的、也最需要帮助的一个群体,就是我们已经念叨了很多年的农民工。面对危机,如果从一个积极的角度来看,我倒在想,整个国家能不能借此机会来彻底地帮助他们换一种新的活法呢?好了,新闻周刊的本周视点,就让我们关注这个有些特别的春节,关注需要换一种活法的那些农民工。

  短片一:

  【空镜】农民工乘摩托车返乡车队

  【解说】

  每年春节,在321国道东莞到广西的必经之路德庆路段,大批农民工选择骑摩托车返乡过年,今年,来自有关部门的初步统计,这支“铁牛”大军又创下了新的纪录,达到了10万,而为了他们的安全,交警还专门在公路两旁设立了服务站。

  【同期】交警支队队长

  过去的检查站我们主要是从驾驶员违章超载这方面去检查的,这次我们的理念主要是为他们服务,消除安全隐患,使他们平平安安回家过年。

  【解说】

  热茶、急救药品、维修保养摩托车的简单工具,在休息站都是免费提供,今年,像这样的休息站,有关部门仅在广西境内就设立了300多个。

  【同期】陈阿旺

  刚才一进来,我就好像有一种家的感觉了,有凳子、免费茶水,那里还有糖,还有这个宣传资料,工具免费使用的,开车起来都是蛮精神的,对我们回乡的乡亲都是很大的一个鼓舞。

  【解说】

  陈阿旺在外打工已经八年,而今年,休息站里的这杯热茶似乎也有了别样的味道,一年又一年,就这样来来去去,我们不知道明年的摩托车大军里是不是还可以看到他风尘仆仆的身影。2009年,对所有奔波于这条路上的人来说,变化是必须要面对的。

  【画面延续】

  【同期】深圳市市委书记 许宗衡

  在深圳工作也是劳动者也是建设者,跟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对于你们,在深圳所做出的贡献,表示衷心地感谢,所以你们也是深圳人,所以我和市长来送你们回家过年,希望你们回去给父亲母亲,给家乡父老捎去深圳人民、和我和市长的问候,好吧,祝你们一路平安。

  【解说】

  在深圳,市委书记在春运第一天就来到长途客车站为外地务工者送行,并真切地感谢他们多年来对城市建设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而这样的感谢也多多少少具有一些告别的味道,即使没有金融危机,整个广东也面临着产业的转型,而且许多政策已经开始实施,政府希望那些高污染、高能耗、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能够迁出珠三角地区。对很多农民工来说,选择离开似乎是必然的,他们需要寻找新的出路。

  【同期】返乡农民工:工厂订单不怎么多了,发工资,就肯定比平时少一点。

  【同期】记者:那你大概低了多少?

  【同期】返乡农民工:低了两三百块,最少是三百。

  【同期】返乡农民工:现在面临裁员,裁员,本来厂里只有100多个人,现在裁了只剩下80个人。

  【同期】记者:那你现在是打算回来?

  【同期】返乡农民工:回来,不做了,没办法做下去。

  【同期】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 尹成基(周三新闻发布会)

  从去年12月开始,我们建立了10省市的调查报告制度,及时掌握农民工的就业变化趋势和动向。

  【解说】

  据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统计与估算,目前,10省市固定观察点有485万农民工、全国有超过780万农民工已提前返乡,而在这个冬天,到底会有多少农民工失去他们的工作,事实上也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统计。

  【同期】返乡农民工 雷水平

  挣不到钱我们都回来了,我们去一年多,开始是1600、1700,现在就是只有600、700块钱。

  【解说】

  他,四川金堂县竹篙镇的一名农民,在广东打工已经三年,不知道在这个被誉为中国打工第一镇的竹篙镇还有多少农民工被辞退回家正在为生计而发愁。

  【同期】外来农民工徐燕:

  我今年不回家,因为我想在这里拿一点积蓄,然后做自己的事业

  【解说】

  她,四川资阳的打工妹,由于工厂业务减少,只能回老家找机会,不知道自主创业会不会让她找到新的生活方式?

  【同期】河南开封农民张冠军

  怎么样做生意啊,怎样当一个小老板啊,怎样管理这个店啊,各方面账目怎样管理啊,我全部在学习班上掌握了,学得很好

  【解说】

  他,失业返乡后立即参加了乡里举办的学习培训班,不知道乐观的他在来年是否能谋得一份好工作。

  他,一个刚满20岁的农民工,工厂放长假后便留在城里闲逛,整日出入网吧。不知道还有多少像他这样,被称作新生代的农民工选择以这种方式留在城市。

  2009年,关于农民工我们还有诸多的未知,在内有转型需求,外有金融危机压力下,农民工问题,似乎也正在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主持人:

  在广东东莞,节前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种伤感的离别,而在重庆的开县,却突然是人丁兴旺。据说最近一段时间,当地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得连夜加班赶印工商执照,每三天就要制作一块新店的招牌,为什么呢?因为许多在城市闯荡多年的开县人,今年大量回乡,他们想留下来在家乡重新开始创业。这让人不禁想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大量开县人涌向沿海城市打工的情形,他们通常以村子为单位,以亲帮亲、友帮友的形式出发,抱团在“北京开馆子”、“上海拆房子”、“广东进厂子” ……到2007年,总人口150多万的开县,转移输出劳动力已近50万人,三分之一。于是,“打工第一县”就成了开县响当当的名号。十几年前开始的外出务工潮,让开县的农民工离开土地进入到了城市,开始了一种新的活法。而今他们中又有很多人选择回到了家乡,这一次,他们能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又一种新“活法”呢?

  短片二

  字幕:2008年1月23日北京

  【同期】记者:拿去年跟往年比,生意怎么样?

  【同期】返乡农民工:去年生意不好做,金融危机啊,生意又淡,好多老乡都回家了。

  【同期】记者:那回去了想做点什么呢?

  【同期】返乡农民工:回去不知道,今年生意,我听他们那些做生意的,都不好干,也不知道做哪一行。

  【同期】记者:那今天是腊月二十九,为什么没有回家过年呢?

  【同期】返乡农民工:我们家里老公也回家了,也就是看一下还没有别的事情做,我在这边守着嘛先,如果没有事情可做,现在还是过来吧,看明年能不能缓解。

  【解说】

  这个春节,个体小老板张英选择在北京继续留守和观望,此刻,在离她千里之外的老家重庆开县,却已经有大批她的同乡因为失业不得不回到家乡。

  【同期】开县劳务产业办公室主任刘沛明(电话采访):

  我们在6、7月份,通过对乡镇的部分村进行监测,发现我们的农民工的收入情况与常年相比,有的有所下降,所以我们密切关注着这个事态的发展,随着9月份以后,就逐渐出现了农民工的,少量农民工的返乡回流,在11月的上旬的时候,就逐渐逐渐的出现了农民工的返乡的小高潮吧。

  【解说】:

  2008年,开县劳务输出达48.5万人,劳务收入是30亿,占到了全县农民纯收入的50%,务工收入,已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但是,进入2008年后半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初步调查,在开县温泉镇,有15000人在外打工,而返乡人数今年估计将达到五千人,是往年同期的一倍。而这个数据还不能完全反映开县所受到的就业冲击,因为有大量失业农民工目前还滞留在广东、福建等地,等待新的工作机会。开县外出务工者究竟有多少人失业?未来还有多少人可能陆续返乡?一时恐怕很难得到准确统计。

  【同期】开县温泉镇乐园村村民 尹宏武:我从去年10月份回来以后,当初我们没找到工作还比较多。

  【同期】记者:有百分之多少?

  【同期】开县温泉镇乐园村村民 尹宏武:30%、40%左右。以前同事在一起做事的,他就说他们有几个可能再找不到工作要回来了。

  【同期】开县劳务产业办公室主任刘沛明(电话采访):

  我们做了一些简单分析。/返乡回流农民工,一般来讲受到影响的主要是,一是年龄偏高和文化程度偏低,在就业的竞争中明显处于弱势,没有技能的,受到的影响很大。/很多年龄偏大的有强烈的回乡创业的意识,他们也有很强的创业冲动和意愿。

  【解说】:

  从去年11月起,开县申请工商执照的人数激增,四季度工商执照登记量占到了全年半数以上,其中绝大多数是返乡的农民工。在开县,当地政府还专门成立了“返乡创业协会”,为返乡创业人员提供税收、用地以及小额贷款等多方面的优惠。去年下半年,仅开县大德乡就陆续开办了19家针织厂,它们由23名早年赴沿海一带针织企业务工的农民工投资创办。

  而同样是在大德乡,一支上百人的“摩的”队伍也在短短几个月内出现,这对于非农业人口仅千人左右的乡来说似乎过于庞大,但显然,回来的农民工不想闲着。

  一组开县人的不同选择

  字幕:尹小容开县温泉镇乐园村村民

  来不及等到春节就开始收拾行囊,她希望在别人返乡的时候,在上海再找到一份工作。

  【同期】尹小容:出去看一下,如果继续不行,然后再回来自己做生意。

  字幕:尹宏武开县温泉镇乐园村村民选择留在家乡

  他没有用6年打工攒下的十几万元装修房屋,而是在家门前的山上种植了30亩中药材。

  【同期】尹宏武:打工一年也就是两万块钱左右,光靠打工不是门路,也不是长久之计。

  【解说】:

  从亲友相帮的自发外出,再到政府积极引导下的有序输出,开县这场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大规模劳务输出,在2 009年似乎也迎来了它的拐点。是留下来,还是继续外出寻找机会?过了这个春节,大多数回乡的开县人也许就会做出选择。而那时,是否才是“打工第一县”开县真正感受压力的时刻?

  主持人:

  快过年了,关于送礼的新闻越来越多,本周,有两条报道就让人印象很深。一条是在江苏,有100多个企业家他们联合起来,包了3000多万元的红包,每个红包2 、3000元,他们要在四川灾区选择6、7000户家庭,把这些红包送给他们,主要对象是致残人员、留守儿童和老人、特困户、还有贫困教师;另一条新闻是在北京,这一周,有媒体报道说,在一些国家机关比较集中的路段,每天都是交通堵塞,来来去去好多是外地进京来送礼的车,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礼盒成为了一种风景。你看,今年就是这样,有很多人每天都在想着给最需要帮助的人送红包,也有很多人习惯性地还是往上送,或许,面对当前的特殊形势,最让人期待的变化是,大家都应该换一种活法。这个时候,更多的是取决于制度的推进,而不是口号和自觉。

  短片三从“礼物”到“制度时间表”

  【解说】:

  什么是好的制度,有人说,它应该是能够公平地保证每一个人合法权利,那么,在中国,一个庞大的存在了多年的农民工群体,他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权利?什么样的制度可以保障他们的权利?2009年,似乎到了该彻底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一组各地给农民工发补贴做培训送温暖的新闻播报和报纸标题)

  l 中国政府采取积极措施应对农民工返乡

  l “三管齐下”解决农民工“就业难”

  l 广东省劳动部门“跟车调研”掌握农民工返岗的第一手资料

  l 江苏为农民工追回工资2.1亿元

  l 陕西:出资3亿元用于农民工小额担保贷款

  l 2008年上海逾六成农民工子女入读公办学校

  l 山西:“迎新春”农民工子弟获赠新春礼物

  l 湖北宜昌:2.5万多名返乡农民工重新就业

  l 睢县为返乡农民工送上“冬日暖阳”

  l 吉林:春节前为10万农民工印发5000万元培训券

  【解说】:

  去年底今年初,尽管各地纷纷出台措施为农民工就业创造条件,但是,制度层面的制约似乎才是真正的障碍,如何缩小城与乡的差距,如何彻底打破二元制的结构,如何把这次金融危机真正变成推进制度改革的机会。

  【同期】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德文

  在这个大的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情况下,那么农民工是要换一个活法。我们在政府管理的理念上要换位思考,要换一种新的思路。/实际上我们过去历史的遗留问题,又是一些深层次的制度问题,也需要顺应整个的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发展,那么加大改革,这样才能把就业危机带来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的程度。

  【同期】中国社科院农村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成贵

  我想很重要的我们要搞一些战略性的制度安排,就是要加快城市化,让这一亿多的农民工,以后可能还更多,来城市化。我们改革30年,农民工,形成民工潮也20多年,这么多的农民工总是在城市乡村,不断的像钟摆式的、候鸟式的在流动,不能在城市落地,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而且我们看不到他什么时候能够市民化。所以我们不能总是这样,所以我想我们这次遇到了农民工返乡,其实更突出了这个问题了,更凸显出来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同期】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德文

  这里面可能核心的制度之一,一方面是户籍制度改革,第二个实际上就是财政体制的改革。/为什么这个地方政府他没有积极性地说,我要采取一个常住人口的概念,把本地劳动力,和外来劳动力,一视同仁的来看待?

  【解说】

  根据农业部提供的数据,2008年城乡居民收入比由上年的3.33:1扩大为3.36:1,绝对差距首次超过 1万元。而根据“中国农村留守人口研究组”的调查结果,如今在农村,留守老人全年获得子女供养少于500元的,已经高达76%;而这已经远远低于我国原本就不高的贫困人口标准。这一数据表明,“养儿防老”在中国已经不再现实。此外,占据着相当比例的“新生代农民工”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他们大多是“放下书包进工厂”,并无农业生产经验,既未能完全融入城市,又对乡村生活产生疏离感。伴随着今年“返乡潮”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矛盾也集中凸显。如今,的确已经到了需要从制度层面全面审视农民工发展战略的关键时刻。

  主持人:

  在去年的春晚上,我在采访了演员王宝强之后,他跟几位来自于重庆的农民工朋友,一起演唱了一首歌,叫《农民工之歌》。同样在去年过年,我们的《新闻周刊》也做过这样一期节目,叫《百姓过年领导过关》,讲的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干部在节日期间,纷纷到基层了解情况,推进民生,这题目在今天听起来同样贴切。中国经历了三十年的剧变,但是不管怎么变,他的灵魂却不应该失去。20082009的这次经济危机,或许也真的给我们带来了一次难得的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中国的发展是否成功,或许也有一个很形象的标准,那就是什么时候我们不用特别的去关注农民工了,我们之间拥有了更多的平等,那就意味着我们所有的人更靠近了幸福。

标签:农民工 返乡 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