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城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南京 杭州 武汉 广州 深圳 重庆 成都 更多>>
  • 十字路口的东莞

  • 日期:2009-03-27 10:39:05

  协会与厂商

  厚街镇濠畔鞋材广场,周边是东莞鞋厂和相关行业集中的地方,李鹏就在这个行业聚集的地方办公,他的身份是亚洲鞋业协会的秘书长,同时也是《亚洲鞋业》和同名网站的主编。在谈话的间隙里,找他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最近有太多人关注东莞制造业现状和前途的话题,李鹏刚接待了一个来自北京的调研小组。他说自己目前正在一家一家地跑企业,面对面地跟行业内的老板们交流,做问卷调查。

  类似鞋业协会这样的行业商会组织,在东莞目前数目比较多,有的是某个行业的,比如鞋业协会、玩具业协会、家具业协会,还有的是分地域的,比如大朗这样的专业镇有自己的毛纺织行业性商会。出任协会主席或者会长的往往是某个大厂的老板,而真正负责办事的可能是副会长或者秘书长。协会每年向入会企业收取一定的会费,同时也依托资源做一些培训、通过掌握的杂志网络等资讯平台发布信息,同时也获取一些收入。

  行业协会已经成为东莞各个产业内企业联系的纽带,也被赋予为行业谋集体利益的色彩。行业内企业的很多状况和呼吁都是通过协会的管道传达出来。对李鹏而言,眼下的重要事情就是收集鞋厂经营是亏还是赚的情况,以及对明年形势的判断,同时还要把企业对于出口退税率上调的意愿反映上去。在国家最近出台的这次出口产品退税率上调政策中,鞋类并没有跟纺织、玩具产品一起获得上调。

  李鹏说,之前协会也做过一些有关劳动合同法实施和汇率问题的调研,结果反馈上去之后,很受重视,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

  一些商会往往跟专业镇政府有一些关系,而一些则是行业性企业组织的。由于服务于行业,行业协会发出的声音,可能跟地方政府的想法有所不同。因此一些更带有专业镇地方政府背景的协会,在敏感问题上往往就不如没有政府关系的协会“敢说话”了。

  东莞鞋厂尤其是台资厂规模普遍很大,按照行业内的说法,一条制鞋生产线大约需要400名工人,因此在东莞8000人以上才能算是大厂,五六千人也只能算中厂,4000人以下都是小厂。全球最大的鞋厂,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代工的台湾宝成集团在东莞高步镇的裕元鞋厂最多时有7万人。

  李鹏掰着指头算,从民工荒到油荒、电荒、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反倾销、成本上涨、出口退税率降低,一直到现在的金融危机,东莞鞋厂已经历多次冲击,这其中关门停产多是中厂、小厂,数量有多少还没有统计。

  最新的这一波冲击影响确实不能低估,杀伤力来自订单的直接减少,今年欧美市场鞋业的订单下降了10%,而明年形势更不乐观,仅美国市场预测就将减少1.5亿双的需求。规模偏小的600人到2000人这个层面的企业受冲击最大,至于一些规模更小的厂和小作坊,也无所谓关不关,本来就是有单就开工、没单就歇着的状态。

  压力还是客观存在的,包括纺织、服装、鞋类等传统行业的出口形势依然很严峻,一位业内人士则预言,在今年做完圣诞节的海外订单之后,一些中小规模的鞋厂可能在春节前关门之后就不再开工了。寻找新的出路,不仅是企业的愿望,也是地方政府的期盼。

  走与留的选择

  台资常登鞋厂去年底的关闭开始引发了外界对东莞的传统制造业前景的关注,这个4000多员工的厂关门时,与一些小厂留下机器老板跑人,甚至连机器都偷偷搬走的做法不同。老板没有失踪,也没有拖欠员工的工资,并按照规定发放了经济补偿。

  企业关厂的原因很复杂,除了亏损和订单缩减之外,有的台资企业是因为老板没有继承人,选择结束生意;有的则是股东觉得经营压力日大而赢利日少结业;合俊玩具厂的倒闭也并不是因为订单和金融危机的影响,而是因为企业主将资金抽走用于炒股和投资银矿,导致资金链断裂;真正因为金融危机倒闭的,目前还只有一家企业,这家原本经营还算不错的企业,去年不幸把大量的资金交给雷曼兄弟去做投资,最后因为血本无归而关门。

  事实上,行业内人士有种说法,选择关门的往往是那些刚开没有几年的厂,因为还没有来得及赚着钱,那些开的时间长,规模大的厂,即使目前经济不好暂时不赚钱,也会坚持做下去。

  在服装生产最为集中的虎门镇,之前曾有传言说有上百家上下游的台资企业一起离开,但官方数据显示,虎门上规模服装企业还有1200多家,从业人员多达35万。在虎门黄河时装城周围一公里,都是服装批发市场,依旧人头涌涌。

  也有很多鞋厂说要离开东莞,但是事实来看,只要他们还在做鞋,就不可能真正离开东莞。经过20年的发展,东莞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鞋业生产基地,世界上每10双鞋有一双是这里生产的。目前年产量约为16亿双,鼎盛时期这里有1800家大小鞋厂,2000多家鞋材、皮革、鞋机配套企业,相关配套商铺3000多家,贸易商及鞋样开发中心650家,材料市场5个,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不仅有着庞大的生产量,也早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从行业资讯、产品设计、原辅材料采购、机械设备、人才培训、生产加工,到展示、销售、物流运输的整个完善配套的体系。李鹏曾跟鞋厂老板们一起去过印度、印尼等地考察,最后的结果是,大部分人还是认为东莞的总体环境哪里也替代不了。

  广东省政府从几年前就开始用政策主动引导珠三角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向粤北山区和东西两翼转移,由珠三角中心城市跟迁入地方政府共同合作设立了21个产业转移园,其中东莞各专业镇跟东西两翼的城市共同设立了9个产业转移园。但总体来看,真正动迁的企业也并不多。

  李鹏说,据他所知,东莞还并没有出现过鞋业产业链上多家企业一起“出走”的情形。即使是在内地省份或者印度、印尼设厂,那也并不会把东莞的厂关闭,而只会把一些简单的、低档次的、不赶时间交货的产品放在海外或者内地工厂生产,但是高档的、技术含量高的、赶工时的单还是会放在东莞。

  就在广交会前后,东莞各镇都举办了行业性的展会,如鞋业、毛纺织、五金、服装等,以吸引海内外的客商看样订货,同时也举办一些行业论坛,集聚企业人士、政府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共同商讨发展方向,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也成为热点话题。

  对于东莞的传统加工行业而言,由简单的接单生产向上下游分别延伸出品牌、设计、潮流发布、展示、销售、物流、产业孵化等更具竞争力的产业功能,从“微笑曲线”附加值最低的中间段,向附加值更高的两端进发,已经成为一个共识,世界鞋业(亚洲)总部基地项目、虎门服装产学研孵化园项目等都瞄着这个产业升级服务综合平台方向。

  华坚的坚持

  3个月前,温家宝总理的到访,让华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华荣成了名人。在温总理面前,他讲到了自己总结的“发展、转型、升级”的六字真言,这也正是目前东莞地方政府力促传统加工制造业发展的方向。

  退伍军人出身的张华荣,1996年到东莞创业,12年时间建立起全国最大的中高档女鞋出口制造企业。

  在华坚办公室四楼的研发中心,来自意大利的女鞋设计师Moro刚休假回来,坐在一堆女鞋鞋模前设计样板,他的西班牙同事,则去了意大利米兰的时装发布会,去了解最新的市场流行趋势。在6个洋设计师办公室的隔壁,是被华坚内部称为“百码”的地方,华坚的技术人员计划收集10万个消费者的脚部数据,重新制定一套100个码的标准尺寸,以更贴切人体的实际。在这里,技术人员示范着通过脚部扫描形成3D图像和数据,可以实现为消费者定制合脚鞋子。

  “定制价格是普通产品的四倍,不过国外定制的做法已经很多,在国内推广也是必然的。”工作人员说。

  面对经济衰退和行业订单减少,张华荣很愿意谈管理和效益,以及传统制造业的前途。

  在张华荣看来,目前行业不景气,更凸现企业内部管理的重要性。大环境好的时候,管理好的工厂跟不好的工厂都可以赚钱,而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只有上规模、信誉好、技术稳定可靠、内部管理好的大企业能够生存下来。未来要面对的可能是一个行业“洗牌”的过程:“如果现在市场需求是买5双鞋,经济不好变成只买3双,那我们就争取做好这3双。”

  广东东莞地区生产的芭比娃娃出厂价为1美元,最后在美国沃尔玛零售价格是 9.9美元,美国人通过制造之外的环节赚走了近9美元。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初级制造业没有前途。对于这个相当流行的说法,张华荣很不以为然:“事实上,我们在企业的利润率方面比我们在美国的销售客户还要高,谁说传统行业没有前途?”

  张华荣说,做制造业需要恒心,之前资本市场和房地产机会多的时候,很多的资金都被吸引到那里,对于华坚这样的企业来说,“只对怎么造鞋子很专业,对那些热门的东西不了解,唯一的选择就是沿着我们的专业继续走下去。”

  站稳有利位置等待春天

  麻涌,是东莞距离广州最近的镇,在这里有全球最大的造纸企业玖龙纸业。

  即使是行业老大,逆经济萧条而增长的压力也相当大,世界经济衰退、原材料价格大涨和废纸价格的快速波动。刚刚发布的2007/2008年报显示,截止到2008年6月30日,玖龙纸业的收入增长了43.5%,但是利润增长却出现微跌。

  在东莞,一些中小型包装纸生产企业由于规模小,在环保排放方面的不达标、在劳动力成本上的增加,以及在废纸成本飙升和订单减少中难以为继。事实上,在中堂镇等东莞造纸行业集中的地区,一些中小型的包装纸生产企业已经出现停产和倒闭,一些企业甚至传出放售的消息。

  东莞玖龙纸业总经理南岳君说,两三年前开始,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就开始思考玖龙的竞争力问题,自动化就是找到的实现竞争力的一个重要途径。因此在后来的劳动力成本增长的过程中,玖龙纸业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玖龙废纸张原料拣选车间,过去曾经是由人手实现废纸张原料中的杂物拣选,在今年初,玖龙投资实现技术升级,将制浆前的人工拣选变成了制浆过程中的机械抓取,而抓取出的废料被送到焚烧炉焚烧发电。这个技术升级引发了一场“裁员风波”,也让东莞玖龙减少了几百个岗位的人力成本。

  环保排放不达标曾经击倒东莞一些纺织、造纸企业。2006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东莞长安镇福安纺织偷排污水案,广东省环保局和东莞当地环保部门分别对该企业处罚21万元和追缴排污费1100万元,今年3月,该企业关闭了印染厂和相关部门,裁员3300多人,只留下少数员工留守。

  玖龙纸业建造总部大楼的时候,张茵没有听从专家的建议,而是把新办公楼设在离污水处理厂和电厂烟囱最近的地方,据说目的是要保证自己第一时间看得到烟囱有没有冒烟、闻到污水处理厂废水过程处理有没有异味。

  世界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珠三角的制造业,东莞玖龙主要为珠三角的制造企业的产品提供各种包装纸和包装箱,虽然产品不直接出口,但是也间接受到出口企业订单减少的影响。玖龙对此的应对有两条,一是将管理的重点放在提高生产效率和减少浪费上,一是进一步开拓新客户,同时更为关注客户的情况,尽量降低风险。

  南岳君将金融危机的到来视为行业整合的催化剂,他认为,经济不景气必然使得行业内中小企业首先出现危机,而订单很可能向更为可靠的大企业集中。在危机中能够生存下来的企业,也必然是生存能力很强的企业。

  玖龙纸业扩张的步伐依然没有停顿,按照张茵设想的“四平八稳”规划,在东莞、太仓、重庆之后,下一个点选在了天津。而应对金融危机的办法之一是加快天津的布局,在2009年建立起800万吨的生产能力。张茵在她的董事会报告里,将目前面临的形势形容为大浪淘沙,玖龙将调整扩产计划,严格控制资本开支,保障充裕的现金流。张茵说,玖龙纸业不仅要安然度过经济“寒冬”,而且还要站稳有利位置等待春天来临。

标签:行业协会 东莞